Welcome to Hiccears.com [We are currently in Beta].
We are working hard to provide you with a safer and better service. If you experience any errors or have any problems, please feel free to contact us.
We are currently working hard to improve the server structure. Any news update can be found on our twitter and tumblr. Thank you.

We are happy to announce that we have a new payment method for H-coin top-up: Payza. In compliance with EU regulation, we are required to place age disclaimer on our website.

For users with Canadian Dollar and Japanese Yen as your main currencies, your account will be changed to US Dollar as main currency. Your remaining H-coins will be converted to USD H-coin based on its value. The rates is the following:
1 H-coin-CAD = 1.2 H-coin-USD
1 H-coin-JPY = 1.1 H-coin-USD
This conversion should not effect your ability to Top-up H-coin since Payza is a global payment system. If you are a content creator, any future withdraws will be calculated based on USD and will be sent to you via Payza.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us.

We understand the troubles with Payza top-up and we are working with another payment processor to give you a better, safer and easier way for you to top-up Hcoins. Hopefully it will be available next month.
Thank you so much for your patients and support!.

Our site currently not support 3D generated art-work.

Tags
青木原奇谭11 2016-11-18 10:51:33
  • 745 Views
  • 2 Favourites
  • 0 sponsors

第十一话 竹轮

    已经是连续第四个大晴天了,晴空万里的天气确实能让人联想到好心情,但在这夏日之中的连续晴天却闷热的让人爽朗不起来。虽然还只是早上,空气中便已经没有了清凉的气息,这让院子里牵牛花上的晨露看起来就想申武此刻满头的汗水一样。

    乡田秀次的事件已经过去了近两周,虽然当时眼睁睁的让犯人给跑了,但好在自己和片冈都没什么大碍。申武额头的血喷涌得厉害但并没有伤及主动脉,通过随身急救包的应急处理后血还是止住了,倒是片冈醒来时被自己浑身是血的样子吓了一大跳而撞到了头。不用说,这次的现场报告又让申武想破了头,毕竟片冈差不多在整个过程中都晕了过去,所以故事只能由自己来编。好在有了上次的经验后申武也算是找到了诀窍,大原部长没说什么就认可了这份报告。或许是因为在意乡田离开时的那句话,自那天之后申武每天都尽量找出时间来拿着典太在五十岚宅的后院里做挥剑练习。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做这种看起来很中二的事,但申武心里总觉得要对付那个乡田单靠手枪恐怕是没用的。

    「山口殿,气息都乱了哦。」靠在一边的妖刀典太发出传讯的啼鸣声「你这是锻炼不足啊。」

    “你就饶了我吧……”申武擦着头上的汗水苦笑着,“派出所那头天天加班,我也是见缝插针才有这么点时间的。”

    「不过你说的那个叫乡田的男人还有那把叫常迎的妖刀可是真的没骗我?」虽然典太的啼鸣声并不包含太多的语气,但还是很容易看出它对乡田那件事充满了兴趣,毕竟这些天来已经是他第三次问起这个事了。

    “听你的口气,似乎是不敢相信除了你以外还有其他妖刀一样。”前两次的时候申武就想问的这句话,这次终于脱口而出。

    「不是不相信,只是觉得眼见的才为实啊。」典太的语气变得有些感叹,「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信,我还是第一次接触自己以外的灵异事件啊。当年我作为斩首刀被奉行所使用了上百年,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逐渐有了思维。当同心们发现我变成九十九怪的时候便请人把我给供了起来,不过没几年祠堂就让泥石流给埋了,直到前几年才偶然的被人挖出来——几百年的窝囊气加上我那时又不懂现在的规矩,还真是闯了大祸呢。」

    “嘛,也是过去的事了,再说起因是当事人自身的邪念,他也不算完全无辜……”申武大致听说了那件事的过程,似乎是被害人与持刀人之间在经济问题上相互坑害而积怨才导致典太受到恨意影响而暴走的。

    「我这么想或许有些天真,不过要是能被用在斩杀那些真正恶党的事情上会让我有赎罪的感觉。」

    “不会有那么简单粗暴的事,毕竟对付持械凶手最优先考虑的不是当场格杀而是让其丧失抵抗能力后施行抓捕,”擦完汗的申武放下毛巾,拿起靠在墙上的典太进屋去。“这个时代就算是通缉令上也不会写什么生死不论的话啊……”

    这话也不知是说给谁听的,申武将典太放回神龛的刀架上转身去了厨房。这阵子因为挥剑练习占用了不少的时间,今天也只能就着昨晚的米饭配上鲑鱼和其他剩菜包了两个爆弹饭团,而丰这时候也打着哈欠洗漱完毕走出来。

    “武哥哥,早……”

    “对不住哦,今天早饭又只有饭团吃。”申武抓起一个自己啃了口,把另一个放在盘子里端给丰,“我先走咯,你也别迟到。”

    “唔。”丰揉着眼睛点点头,拿起早饭懒洋洋的站着吃,“明天武哥哥确定休假吧,说好了要带我去游乐场哦。”

    “知道啦,那么晚上见。”申武叼着饭团一边将警服上衣穿上一边走出了玄关,两三口吃完早饭后擦擦手翻身骑上自行车去了派出所。

    可能是天气太热人们都不怎么活动的关系,今天的派出所清闲得连个问路的人都没有。完成交班后不知不觉的就晃到了下午一点半,申武将午饭时叫的来来轩的面碗洗好拿到派出所门口放下开始准备下午的巡逻。对着明媚得有些灼人的阳光舒展了一下四肢,空闲之中申武不免又想起了那个活化石一般的乡田秀次向自己的决斗约战。

    “快醒醒……”申武自顾自的摇摇头,关上派出所的门跨上了自行车。

    迎面吹来的风稍微缓解了一点夏日的闷热,链条带动车轮发出风铃般的机械音让申武感觉有些出神。关于乡田秀次的目击报告也通过丰向笃先生通了信,想必现在警视厅那头已经以这个名字为线索进行身份调查了吧,最好能由此顺藤摸瓜的将不语会查出点什么底细出来。不论是杀人犯三苦院、外道神主出羽还是那个斩人魔乡田,不语会的相关人等没有一个不是穷凶极恶之徒,为了社会安全理应尽早摧毁这个邪教组织。而且出于私心来说申武近来总有与乡田一决生死的预感闹得好几天都睡不安稳,如果警视厅那边能通过正统的办案手法将这个组织的成员悉数抓捕归案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顶着下午时分的骄阳穿行了两个街区来到二丁目附近,申武在一颗大树下停车摘下帽子扇了扇自己那头隐隐冒着水蒸气的头发。虽说骑车时迎面的风吹着还算是有些清凉,但毕竟顶着这火辣辣的阳光,多骑了一段路之后汗水就开始逐渐滴落,尤其被闷在深色帽子里的头发那可是重灾区。扇了一会缓过气之后,申武拿起水杯昂头灌了几口凉水,擦擦脸颊的汗水准备继续前进,而这时背后突然吹起了一阵风。

    凉风吹过树下,随着树叶的沙沙作响空气中的湿热感被一扫而空,申武顿时感觉精神一振却又觉得这感觉有那么一点熟悉,随后一个熟悉的小动物身影从他视线的边角处蹿出后溜进了树旁的草丛。

    “是松茸吗?”

    雪貂的攒动让申武想起来,这股风的吹袭感与之前困在出羽结界中时被松茸的阵风吹起的感觉十分相似。而听到申武的呼唤,原本钻入草丛的雪貂停下了脚步探出头来向着申武张望,白色的毛发和红色的双眼,确实是松茸平时化作雪貂时的样子。

    “今天怎么不陪着丰了?”申武从自行上跨下来,凑过去向那只雪貂伸出手。

    而雪貂原本有些警戒的在观望,听到申武说出丰的名字后凑了过来,像怕生的小猫似的把鼻子在申武的指头上蹭了一会才爬到了他的手掌上。不知是不是方才在草丛里蹭到了,雪貂身上到处都是泥土和草屑看起来脏兮兮的。

    “怎么弄得这么脏?”申武笑着掏出手巾简单的给它擦了下,等擦完后雪貂亲昵的在他手掌上蹭了蹭脸,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虽然不知道它今天为什么单独行动,但再过不久就是放学时间了说不定丰还会比自己先到派出所,因此申武也没多想就让雪貂爬到自己肩膀上后翻身跨上了自行车继续巡逻。

    二丁目的公路因为年代的关系有些崎岖不平,自行车通过时颠簸不断,雪貂有些紧张的用爪子抓紧了申武的衣领生怕掉下去的样子。顺着主干道一路前进,自行车从五十岚宅前一掠而过,雪貂转头向着院子的方向看了看,但还是趴在申武肩头跟着他一块继续巡逻。

    走完了这段旧式公路,前方十字路口后面出现了相对密集的院落住宅,申武在路口前停下车等待红绿灯。虽然说不出来到底怎么回事,但似乎从二丁目起总觉得气氛哪里没对一样,申武接着等待的时候四处张望了一下却没看到什么。等绿灯亮起后申武蹬起车驶入了一丁目的范围,在轻车熟路的转过两处路口后回到了派出所。

    将“正在巡逻”的牌子摘下,申武将自行车靠边放好后打开门进了派出所,去卫生间润湿了手巾之后领着雪貂坐回办公桌前。湿手巾总算是将雪貂身上的泥土给擦干净了,然而申武也注意到手巾上染了点淡淡的红色,仔细一看雪貂腰侧上有一条不算浅的伤口还未结疤。

    “怎么搞的,你……”申武翻开桌子找包扎用的纱布,心想又想到人用的止血药不知道对妖怪是否管用,这让他马上联想到作为妖怪的镰鼬又是被什么东西给伤到的,而丰现在是否还在学校,知不知道自己的式神受伤了。想要问的事一股脑的涌上来,申武有些狐疑的抬头看了看坐在桌上的雪貂,然而抬头的一瞬间却看到了窗外不远拐角处有一名戴口罩的人男子正端着一挺小型狩猎弩瞄向派出所内。

    对方察觉到自己被发现,转身撤走的同时一支弩箭钻过打开的窗户射了进来。而申武第一时间将眼前的男子与镰鼬受伤的事联系了起来,所以不但没有躲,反而从桌子上将一本厚书抓起来挡在雪貂前面。只听突的一声,硬面的书壳被弩箭扎了个对穿,好在尾羽的部分卡在了书壳上让它没能射中雪貂。

    “什么人!”申武拉上窗帘后掏出手枪冲了出去,但犯人早已经逃开。对方拿着狩猎弩这么大的东西应该没那么容易躲进人群,第一时间里申武本想借自行车的速度去追,但想想天目町的网状线路估计能追到的希望也很渺茫。稍作思考后申武还是回头进了派出所,那只雪貂已经吓得钻到了桌底怎么唤他也不肯出来。申武只得站起身来,从书上拔出了那只弩箭端详,果不其然前端的箭头被镀上了一层银。

    之前丰有跟申武提过,镰鼬这一类的妖怪虽然有实体,但某种程度上也和幽灵一样,通常的武器很难伤到它们。想要对它们造成确实的伤害,除了法术或者是像妖刀这样的灵异武器以外,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像灵异小说里描述吸血鬼猎人那样使用银制武器。因此可以判定刚才那人肯定不是什么猎杀小动物取乐的变态,而是知道这雪貂是妖怪的人,现在雪貂被人蓄意袭击,丰又是否平安呢。

    “糟了,丰!……”

    “怎么了?武哥哥。”身后突然传来丰的声音吓了申武一跳,转身一看背着书包的丰站在自己身后正歪着脸看着自己,看来他对雪貂被袭击的事并不知情,申武虽说有些着急但因为确认了丰的安全多少也放下了心里的石头。

    “丰你是怎么来的?对了,松茸它……”申武正想跟丰说雪貂受伤和遇袭的事,但一抬头就看见松茸跟丰一样一脸不解的趴在丰的肩头看着自己。

    “当然是放学了来找你啊,松茸怎么了?”

    “咦?松茸在你那里,那这只又是……”申武狐疑的转过头去看桌底那只雪貂却被突来的一阵风吹眯了眼睛,睁眼再看时桌底那只雪貂已经飞扑到了丰的怀里。

    “竹轮,你怎么来了?”丰抚摸着受伤雪貂的头颈,满是惊喜的神色,而松茸也凑了过来,亲昵的和它蹭着脸。

    “竹……轮?”申武瞧着丰怀里的两只雪貂,仔细对比之下才发现了彼此的不同,虽说都是红眼黑鼻白色毛发,但松茸的头顶附近毛发有些奶黄色而竹轮则是前后肢中间的身体部分有些发黄,“……所以它是?”

    “竹轮也是我的式神啊,它和松茸是兄弟。风之里那头有些事,一年前被镰鼬一族的长老叫回去了。”丰跟申武说明后扭头看向竹轮,“你这次过来,莫非是有什么事?”

    “对了,它受伤了,刚才还有人拿银弩箭射他。”申武逐渐理清了事情的头绪,也就是说竹轮是被人一路追杀过来的,而且看这样子十有八九是风之里那头出事了赶来求救的。而丰怀里的竹轮这时也张嘴吐出了一个比弹珠还小的青绿色珠子,附近的空气突然之间涌动起来,明明是在屋内却有各方的气流像漩涡一样的汇集过来将珠子团团裹住托在半空中,窗帘和办公桌上的纸张纷纷被吹动就好像强风过境一样。

    “心。”

    丰轻车熟路的冲着珠子结印,随着咒语的念出,室内吹拂的强风逐渐减弱,青绿珠子缓缓飘落到丰的手上。丰看了看手中微微发光的珠子,表情慎重的看向申武。

    “事不宜迟,武哥哥你下班后我们就往风之里去吧。”

Description:

最近,很累……可能真遇到瓶颈了,虽然后续发展也算是盘算好了的但临到写时脑子总是一片空白没有写下去的欲望。抱歉暂时停更一阵,元旦前应该会复更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