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Hiccears.com [We are currently in Beta].
We are working hard to provide you with a safer and better service. If you experience any errors or have any problems, please feel free to contact us.
We are currently working hard to improve the server structure. Any news update can be found on our twitter and tumblr. Thank you.

Tags
青木原奇谭13 2017-01-02 15:37:49 
  • 352 Views
  • 1 Favourites
  • 0 sponsors

第十三话 风雨归位

    将联系笃先生的纸鹤送出后,申武和丰沿着斜坡找到了作为风之里出入口的神龛。神龛位于半坡上的一处歇脚平台旁,不加留意很容易以为是弃置不用的石灯笼。

    申武按照丰事先交代的走到神龛前打开了镂空的窗户,而紧随其后的丰掏出了作为钥匙的青绿珠子,对着神龛中的缩微鸟居平肩祭出。四周的空气开始流动汇集,正如之前在派出所时一样聚成漩涡将珠子临空托起缓缓的飘到了鸟居正中位置。随着青绿色光芒越来越强,四周的风也变得越发猛烈,四周的树林也被这股空气乱流吹得噪动起来,而丰面对着珠子结出了大金刚轮印的手势。

    “镖!”

    在丰完成咒语的同时,位于风暴中心的珠子突然碎裂开来,这使得原本盘踞在它周围的狂风失去了控制似的从神龛中呼啸而出,而鸟居中心的位置也出现了一个门户似的裂缝,申武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股绝大的力量所牵引,双脚离地后被突然逆向流回的狂风吹进了那道裂缝中。

    裂缝处充斥着耀眼的强光,申武在双眼不可视的时候觉得自己的身体像纸片一样的挤入了某个狭窄空间。在一阵天旋地转之后申武感觉自己已经脱离了重力的牵引,虽然耳旁呼啸的风声告诉他自己正在气流中高速穿行,但自己此刻却觉得如同躺在棉被上一样舒适。强光似乎已经消失了,但身体中涌起的慵懒感觉让申武没有去睁开眼睛,而是随着神经上的逐步放松而打起盹来。

    “痛!……”

    撞到头的皮肉痛觉让申武从梦中惊醒,睁眼坐起后申武发现自己位于一处群山环绕的青葱谷地中,而自己所在的平地上立着一座大约三层楼高的石制鸟居,明明记得方才被吸入裂缝时天色已经很晚但这里虽然天空是灰沉沉的一片却也有着白天的亮度,远处稀散的树木以及低声的各色花草都能清晰的看到。虽然头还有些晕乎,但脚踏实地的感觉终于让申武分清楚了上和下,四周的空气以不紧不慢的速度流动着,树叶和草随着微风轻轻摆动,而头顶则是一片灰沉沉的天,也不知自己是从多高的地方摔下来的。申武用右手扶着地面站起来,瞧着四周的景色:“这里就是……”

    “是风之里哟~”丰从一旁轻松的走过来,松茸和竹轮一左一右的跟在他身边,“武哥哥你撞到头一定是在进来的时候睡着了吧,嘿~”

    “是哦……”申武难为情的做了个白眼,“飘在空中实在太让人放松了嘛。”

    “也没什么不好啦,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也是睡着了的。”丰似乎看出了申武的难色,转而谈起自己的事。

    “哦?那你这是第几次过来了?”

    “第一次是在5岁的时候,那时松茸出生了。”丰指了指身旁的两只雪貂,“过来接竹轮的时候是8岁,所以这是第三次。”

    “别拿我跟你幼稚园的时候比啊……”虽然知道丰肯定不是那意思,但申武的神情却更加的尴尬。苦笑着揉揉自己的左手腕放眼瞧了一下四周,这里除了鸟居和那些大树上系着的注连绳以外感觉就像是一处普通的原生态山谷,和上次在稻荷神社里误入的结界空间完全不同,“这里真的是……神域?”

    “如假包换的神域哦,不过诹访大明神大人并不在这里。为了让从现世移居过来的镰鼬住的舒适,所以这里被刻意做得跟现世很像。”丰说着指向山谷间的一个区域,“虽然这么说,但其实这里的空间和时间的流动跟现世还是有些不一样,武哥哥你瞧那一带的景色是不是有些恍惚的样子?要是不小心在这里迷路的说不定会在里面稀里糊涂的过上几十年哦。”

    “你说的恍惚是指什么啊?”申武顺着丰指的方向看过去,看到的却只是一片普通的山前草地。

    “这不是现世的现象,需要注意力集中去看,”丰抓着申武的手让他结了一个外缚印,“再试试?”

    申武感到一股力量从结印的双手处涌了上来,一时间里感觉自己目光都随之变得锐利了。带着这股感觉再次看向刚才的方向,凝视了好一阵子之后才有一种轻微的错视感逐渐被捕捉到。起初一分钟里只是觉察到那片区域的草与树叶随风摆动的样子有些不协调,但随着凝视的时间越来越长,那片区域的光线开始变得有些黯淡,最后整片区域内的景色都开始摇晃了起来。崩坏的空间感让申武在不知不觉中出了一身薄汗,本来还想瞧瞧继续凝视下去会有什么现象,身体却传来一阵乏力感让眼睛有些疲惫,当申武回过神来时丰已经强行拉开他的双手解除了手印。

    “结印虽然能增强法术效果但是对阳气消耗也会加倍,武哥哥你持续太久会眼花的。”丰伸手在申武眼前挥了挥示意他回过神来。

    “唔……”申武伸手过来揉着自己的眼睛,“只能勉强看到一点啊。”

    “多加练习就会更熟练的,现在看不到也没关系,远处那些系着注连绳的神木就是用来起警示作用的,只要不走到它们外面的区域去就是安全的。”丰牵着申武的另一只手往前走,而他脚边的竹轮似乎也开始催起来了,“我们走吧,路在这边。”

    “对了,你说这里是神域,为什么神又不在这里?”申武放眼望去,方才鸟居所在的平原有被连绵的群山所环绕,唯独有一处地方是相对平坦的山间峡谷,而这正是眼下丰牵着自己要去的方向。

    “诹访大明神那样的大神自然是位于更加上层的神域里,这里是他为现世里生存空间越来越少的妖怪们划出的一片生活空间,实际上风之里在山梨和长野有很多处而这一处是专门为镰鼬留的。”丰迈着大步走在前面,牵着申武的手不经意的前后甩动,那神情就好像是在郊游一样开心,“前两次来的时候都是蓝天白云的好天气,比这阴沉的天漂亮多了。”

    申武闻言再次抬头看看这乌云密布的天气,或许是担心着随时可能会下雨它却久久不给个痛快吧,但这黑压压的云层总让人感觉有些压抑,然而这凉风习习的翠绿山谷却能让人保持心情的愉快。

    “先前遇到有人追杀竹轮时,我还以为风之里这边一定是被不语会的人攻击了呢。”

    “怎么会呢,这里怎么说也是神的领域,没得到允许的情况下是不可能从现世跨越过来的。就算被坏人盯上了也至多只是出了神龛后有危险,在风之里中是绝对安全的。长老叫我们来肯定是有急事,但不可能会有人能威胁到这里的安全。”丰轻松的笑着,旁边的两只雪貂也一起向着申武叫了声表示同意。

    “那你觉得长老叫我们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呢?”虽然不能否认这里看起来很安全,但申武感觉有一个疑点还未解开。按理说不语会的人也是有组织有筹划的,单纯的蹲点埋伏偶尔外出的镰鼬就算是为了夺得开门钥匙这也太缺乏效率了,何况开门钥匙并不是什么常见的东西。

    “不知道啊,”丰摇摇头,脸上却满是期待的表情,“不管是什么事,我也好久没见它了怪想念的。”

    两人一路说着,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山谷前,两侧的山峰陡峭而挺拔,像大门似的仅留出了不到十米宽的一条峡谷通道。因为风口效应的关系,方才的微风在这里明显加快了流速,谷口两旁两棵硕大神木注连绳上的御币在风中被吹得哗哗作响。按理说这种吹得衣袂飞扬的风多少会让人着凉,但申武在这股风中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寒意,相反却有一种通体舒畅的感觉,左手的扭伤都显得不那么疼了。

    “这里的风饱含着阳气,武哥哥你的伤说不定一会就好咯。”丰牵着申武的手一步一跳的迈着小步子,直到前面的竹轮再次回头来催才加快了脚步。两人从门卫似的两棵神木中穿过,往前又走了几分钟的路程后视野豁然开朗,两侧的山峰各自向着左右绕开,一处世外桃源般的幽翠山谷现于眼前。

    从四周神木所在的位置看来这片山谷的有效活动区域大约有一所学校那么大,左侧和后方的地势显得略高呈缓坡状与远处山脉相连,正前方有一处瀑布从远处的山上倾泻而下,在山脚下汇聚成潭后分出一股溪流绕着右侧流向了谷外。谷内居中的地方有三株巨大的神木呈三角形排列开来,尤其正中靠后的那一株尤其巨大,目测看来至少需要五个成人才能合抱过来,和其他神木不同的是,这三株神木的树干在离地面不远的位置上都有一个中空的树洞,似乎是为了不让御币将洞遮住,三株神木的注连绳都缠在了比平常更高的位置上,虽说还隔着几十米的距离但已经能看到好几只雪貂模样的小动物栖息在枝头和草丛中了。

    “你看,到了到了~”丰指着三株神木的方向牵着申武走过去,而松茸和竹轮已经抢先一步跑在前面对着前方的同类连声啼鸣。听到叫声的几只雪貂一齐向着这边看过来,在确认了两眼后也跟着昂首啼鸣起来,三处树洞中又有好几只雪貂闻声探出了头。松茸和竹轮跑进了三株神木中间的空地上,枝头和树上的雪貂们也纷纷从树上下来与它们抱成一团,大伙对着松茸亲昵问候的蹭着脖子和脸。而等丰和申武走到空地前的时候竹轮向着其他雪貂啼鸣两声,所有的雪貂都陆续迎风一晃变成了秋田犬大大小,模样与松茸和竹轮的镰鼬形态大致相同,有几只只镰鼬爬上了中间那株最大的神木,其中一只钻进洞里,过了一阵子后驮着另一只通体纯白个头比松茸还要大出不少的镰鼬出来,由旁边的同伴帮忙扶着一起挑下神木来到空地上。

    “这只就是长老?”申武看着那只白色镰鼬,虽然它比在场的任何一只镰鼬个头都要大,但也明显看得出它的身体透露出一种极度的衰老感,鞠偻的身体需要其他人搀扶才能行动,一双眼睛似乎视力欠佳而眯着睁不开,有几处斑秃的毛发长到垂地却又没有光泽,连前脚的爪子都有好几根折断了只剩半截。

    [初见、敢问……?]一阵动物鸣叫般的传讯音在申武的脑海里响起,正是从镰鼬长老处传来的。

    “初次见面,我是山口申武。”申武向着长老鞠躬问候。

    “是老爸帮我找的搭档哦~”丰在旁边插嘴。

    [今日、时刻到了,]似乎不很习惯人类的说话方式,长老只能用简单的词语在组成零碎的句子,但依旧保持着用语的礼貌,[老夫……隐退。]

    “……隐退!?”丰惊叹的用双手捂在嘴上,眼睛里透出悲伤的神色,而众镰鼬也向着长老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哀鸣声。

    “怎么了?隐退是指什么?”申武小声的问丰,感觉这个隐退应该不只是自己想的那层意思。

    “……长老是受诹访大明神的力量祝福而生的,这里说的‘隐退’…就是是指将力量归还,然后从现世…消失,”丰吸了下鼻子,垂着头艰难的说出了后话:“去往神的国度,也就是我们说的‘去世’……”

    [无需、哀叹。]长老向着丰抬起了它的前爪,又缓缓的抬头看向天空,[天命所为……]

    像是上天也为之惋惜一般,原本阴沉沉的天空下起了薄雾一般的细雨,而大伙所在的位置恰好是三株神木叶子都未能遮住的区域。

    “所以、一年前你才让竹轮带着御神体回来待命么?你让竹轮紧急叫我过来、就是要让我来为你主持归还仪式么!?”虽让在天目町里冷眼看过了不少亡魂的生死之事,然而对于自小缺少玩伴的丰来说镰鼬们都是自己的朋友,生死离别的事发生在自己亲友身上时没有几个人还能不悲伤。原本下了决心一定不能哭出来,但张嘴说话时那颤抖的嗓音已是满满的哭腔,在一旁的申武脱下自己的上衣过来给他遮雨。

    [雨中、离去]长老用折断的爪子梳理着自己下巴处胡子一样的毛发,那神情活像一位睿智老人,[甚好、只是……]

    言罢长老转头向着松茸和竹轮鸣叫了几声,两只镰鼬领命似的点头后向着后方的水潭跑去,过了一会之后各衔了一张莲叶回来。另有一只镰鼬钻入了方才长老所在的树洞前爪捧着一只黄铜打造的尺八出来,松茸和镰鼬将莲叶当伞一路接引它出来将尺八交给长老,然后两只镰鼬直起身子撑起莲叶伞,将丰和长老周围的雨挡住。

    [御神体、铜,遇水、不宜。]长老用断爪抚摸了一下尺八,然后双爪平托将它递给了丰。其余的镰鼬绕着空地围成了一圈,以低身伏地的姿势吹起一股气流将里面众人环抱其中,外面的景色透过风墙变得有些恍惚,注连绳上的御币也发出了阵阵声响。

    雨越下越大,三株神木的树叶层纷纷传来豆子洒落似的的声响。双手抱着尺八的丰也终于忍不住开始小声的呜咽,泪水就跟申武脸上的雨水一样不住的往下落。

    “诹、诹访大明神在上!神授奉还!万缘斩清!”丰仰头望天,双手将作为御神体的尺八捧起,用大喊的气势拼命掩盖着自己的哭腔。

    [诚惶、诚恐。]长老平和的说出最后的话,坐化一般的闭上了眼睛。四周的风墙分出一股股的气流,从四面八方向着长老的位置汇集过来将它托起,长老于空中抱成了一团多股气流围绕着它高速的旋转着,很快长老的身影在风力形成的球中开始模糊,风球的体积也开始缩小并随着风速度越来越快而发出了幽蓝色的光。在缩小到极限的时候风球突然裂开,一股股发光的气流向四方飞出,但因为四方风墙的阻挡而不能跑远。。

    “御柱通天!风雨归位!”丰用哽咽的声音吼出了最后的祝词,因为仰着头的关系泪水从他的脸颊流过后并没有自下巴滴落而是顺着脖子浸湿了他的胸前。手中的尺八在无人吹奏的情况下隐隐的发出了乐器的鸣响,四方乱窜的发光气流便似万川集海一般纷纷掉转方向投向了尺八中,因风力汇集的关系尺八开始奏出吭长的音色,气流上的光芒也转移到了它的身上。

    申武在一旁默默的看着仪式的进行,松茸与竹轮撑起莲叶伞之后他便将上衣穿了回去。自己中学时曾经与从小一起长大的爱犬生死别离,申武明白此刻的丰肯定比当时的自己更加难过,但是看着丰泣不成声的样子却无法再做出什么安慰的举动。带着这种心情,申武也被丰的悲伤气氛所感染,眼角的泪水混在雨中从自己脸上滴落。身体似乎也感受到这份沉重,双手和头在不经意间越垂越低,到最后连腿也变得乏力,双膝以软跪在了地上。

    “丰!”申武大喊着提醒丰,因为在跪倒的一瞬间他突然清醒过来,身体的无力感并非源于错觉或者心情,而是淋在身上的雨水不知何时开始透着一股冻髓般的寒意,左腕的扭伤变得更加疼痛,而身体就如同生了一场大病似的虚弱得不听使唤。这种感觉像是体内的阳气被夺走,但是这里的风和雨本该都是饱含阳气的神之恩赐,按理说不应是这样才对。

    捧着尺八的丰也感觉到了情况不对,不过因为松茸和竹轮为他撑着莲叶伞的关系,刺骨的冷雨并没有对他造成影响。随着仪式的结束,四周风墙渐渐散去,墙外伏低的镰鼬们此刻不单变回了雪貂的模样,还全都像是病了一样无力的趴在地上。仔细一看,淌着水的光洁地面也早已不再是之前的林间草地,三株神木也不见了踪影,四面八方就好像暴雨中不能见物一样雨蒙蒙的一片灰白。当丰还在惊疑的时候,远处荡起一片水波,一个身穿纯白上衣配水蓝色裙裤的的男子踩着木屐撑着油纸伞从中缓步走了出来。

    “出羽光宗?!”丰一下子就认出了这男子的相貌。

    “终于让我又见到遇见你们两个家伙了啊。”出羽扬起嘴角露出残酷的笑容,“废话少说,识相的就把御神体给我交出来。”

 

 

======================================分割线========================================

本话出现了一下专有名词,我在这里做一下名词解释吧

 

注连绳和御币:注连绳是一种由稻草等秸秆扎成的超粗绳子,日本神道教里用来表示神圣物品的界线,一般来说缠上注连绳的物品都被认为是神物,另外注连绳也有划出界线的作用。御币是指折成Z字型的白色纸条或者布条,常见与注连绳和驱魔棒上。

御神体:神道教中把神显灵时的相关物品供奉在神社中并称之为御神体,一般认为御神体中寄宿了该神明的部分力量或者神性。

尺八:一种形状介于喇叭和洞箫之间的乐器,原产于中国,后来随着佛教一同传入日本并在日本流行起来(中国本土的尺八演奏技术目前几近失传),在日本最常见的尺八演奏者是虚无僧。尺八通常是竹制的,但故事里中的御神体尺八是铜制的。

Description:

写得好顺利,13话就这样出来了,不过元旦之后到春节前可能有点别的事要忙,或许下周会再更一次,总之祝大家新年快乐~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