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Hiccears.com [We are currently in Beta].
We are working hard to provide you with a safer and better service. If you experience any errors or have any problems, please feel free to contact us.
We are currently working hard to improve the server structure. Any news update can be found on our twitter and tumblr. Thank you.

We are happy to announce that we have a new payment method for H-coin top-up: Payza. In compliance with EU regulation, we are required to place age disclaimer on our website.

For users with Canadian Dollar and Japanese Yen as your main currencies, your account will be changed to US Dollar as main currency. Your remaining H-coins will be converted to USD H-coin based on its value. The rates is the following:
1 H-coin-CAD = 1.2 H-coin-USD
1 H-coin-JPY = 1.1 H-coin-USD
This conversion should not effect your ability to Top-up H-coin since Payza is a global payment system. If you are a content creator, any future withdraws will be calculated based on USD and will be sent to you via Payza.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us.

We understand the troubles with Payza top-up and we are working with another payment processor to give you a better, safer and easier way for you to top-up Hcoins. Hopefully it will be available next month.
Thank you so much for your patients and support!.

Our site currently not support 3D generated art-work.

Tags
斗笼之囚 ~欲之章~ 第一章 2017-11-14 16:16:26 
  • 855 Views
  • 6 Favourites
  • 0 sponsors

 

1

 

  仲夏。

 

  即便是在深夜,喧闹的夜市也依旧是那么的嘈杂。

 

  “可恶啊!”眼神凶狠的红发少年猛地挥臂,砸在面前的机器上。

 

  在机器的右下方,本来如同计划会犹如泉涌般喷出铁灰色的小圆球的出口,现在却空空如也。

 

  喜欢在穷途末路的时候,将最后的赌注全都孤注一掷的命运上,可以说得上是所有赌徒与生俱来的习性。

 

  这点,也同样毫无例外的反应在这名正一脸愤然的红发少年的身上。

 

  “切——糟透了!”少年毫不甘心的站起身来,临走前还不忘记再给这机器补上一脚。

 

  迈着气愤的步子走出了游戏机厅,突然涌出空腹感的少年摸出了口袋里的钱包。

 

  随即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诶,骗人的吧,开什么玩笑?!”里面早已经空空如也。

 

  少年头上冒出了冷汗,开始里里外外的把钱包给翻了个遍,“怎么会这样,明明至少还会有买泡面的钱的……”而就在他刚把话说出口的那一刻,半小时前咬着牙孤注一掷的自己的景象便很快浮现在脑海中。

 

  没错,令手中的钱包变得如此干瘪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的自己。

 

  “啊啊啊,真倒霉!”少年把钱包扔在地上撒气,嘴里还不停地谩骂着。

 

  胡乱的在身上所有的口袋里乱掏一气,也只找出了几个铜板。尽管不是一无所获,不过这些充其量也只能买到便利店里的一两条细的可怜的火腿肠吧。

 

  少年沉默着皱起了眉头。虽然目前的窘迫也令他心生烦躁,而真正令他担忧的还不是这些。

 

  ——“你也应该振作一点,学会靠自己的力量去生活了。”对于父母的这样冠冕堂皇的说辞,也纯粹只是不想再负担像他这样的渣滓的借口。这点,少年自身是再清楚不过。

 

  比起品学兼优,在任何事情上都不会让人担心的弟弟,父母对他显然早已经厌倦到了极点。说不定,心里还希望着他能早些自杀来解脱……现在他的父母,就是想着这种事情也不会奇怪的人了。

 

  “啧,”然而这毕竟是两回事,少年本身并不打算就这么毫无意义的死去,“就没有什么办法能弄点钱来么……”

 

  虽然也有想过去餐厅或者便利店打工,不过要等到月末才发工资就没意义了。要是能够有现在就能获得一大笔钱的差事……

 

  “那个,失礼了。”就在这时,少年的身后传来了彬彬有礼的男性的声音,“请问……是荻原健次先生,对么?”

 

  “哈?”听到不熟悉的人叫着自己的名字,少年反射性的回过头去。

 

  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笔直挺立着的,是一名身着黑色西服的青年男子,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这幅宛如管家般高贵的姿态,明显的与周遭喧闹的夜市格格不入。

 

  红发少年健次眯起了眼睛,打量着面前的奇怪男人,“你小子是什么人啊?怎么会知道本大爷的名字啊?”

 

  “在下是什么人并不重要,比起这种事……”一袭黑衣的青年莞尔一笑,他的眼神中流露着异样的光彩,“——在下想请问您,为了金钱,您能做到去伤害他人么?”

 

  “哈?什么?”健次瞪大了眼睛,“我说,你是在搞什么居民访谈调查么?真抱歉,我可没闲工夫奉陪啊。”

 

  撂下了这句话,脸上写满了没趣的健次,转身准备离开。

 

  “呐,你现在很需要钱,对吧?”青年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看上去他还没有放弃。

 

  “那又如何?”健次显然已经没有兴趣搭理他,只是慵懒的反问道。

 

  “如果现在,只要您愿意按照我们说的去做,就能立即获得大笔的钱呢?”

 

  刹那间,健次便停下了脚步。  

 

  他回首过去注视着青年,只见青年的眼睛微微眯成一线,如同狐狸的双目般锐利而凌冽。

 

 

2

 

 

  “那么,明天见。”摆出笑脸与同班的女生道别,他叹了口气。

 

  夕阳的余晖染红了教室,名为速水佑的白发少年孤零零的站在讲台边上。

 

  天生的贵族血统,以及优秀的教养,使得他只是站在那里,就自然地散发出高贵的气场。再加上平日待人诚恳亲切,私底下也成为了学院里女生们爱慕的对象。

 

  就算是如此,他也从来没有过交往的对象。据他本人说,似乎是没有这样的意愿,而事实上,旁人也都在猜测这其中会不会另有隐情。

 

  “嗯……那么。”在空无一人的寂静教室里,蕴含在佑的声音里的独特磁性被体现的更为淋漓尽致。“可以出来咯。”

 

  “哦,已经被察觉到了么。”从窗帘的阴影里,身着白色西服的青年男子面带惊讶走了出来,“真是让人吃惊,像这样被别人觉察到,还是第一次呢。”

 

  佑的脸上也挂起了笑容,“嗯哼哼,在这么安静的教室里,呼吸声是不管怎样都没法遮掩住的吧?”

 

  “原来如此,”青年托起了下巴,“真是令我受教了,速水佑君。”

 

  “不胜惶恐,”佑摊开双手,“您知道我的名字呢,想来是找我有事么?”

 

  青年先是微微一愣,随即露出了会心的微笑:“是啊,我想,这一定是你会感兴趣的事。”

 

  “哦?”佑起了些兴趣,轻轻挑着眉头,“说说看吧。”

 

  对于一流企业家世家出身的佑来说,从小便严格遵照父辈的教导,阅历丰富。在有过各种各样的遭遇后,大部分的事情也已经无法简单的激起他的兴趣。因此,尽管面前是这样来路不明的男子,但是佑却依然期待着从他这里能获得什么新鲜的体验。

 

  不,倒不如说,正因为是这样带有些神秘色彩的他,才可能会给予自己前所未有的新鲜感。

 

  这名神秘的男子目光同样注视着佑,缓缓的开口说道。

 

  “——你对于展现自己的力量令他人臣服这件事,是否有兴趣呢?”

 

  “……!”佑的内心动摇了,尽管自己对大部分的事情都已经感到索然无味,然而仅仅对这件事,他却从未失去兴趣。

 

  期初是用刀具划破自己的玩具布偶,再后来是想尽各种方法折磨起并不老实顺从的宠物,在掌管了家族的部分业务之后,便开始沉醉于不断打垮那些威胁到自己业务的其他公司,而到现在,则是秘密的对家中的女仆实施着调教……

 

  而这些都已经成为了过去式,如今的佑,对于这一切都已经无法感到满足。

 

  现在的佑,很确定面前的男人,是知晓这一切的。他知晓着那一团潜藏在自己内心中最深处的黑色情感。并且能通过某种手段,令他的这种情感得到满足。

 

  在被染成红色的教室当中,白发少年的嘴角,露出了一抹不容易被觉察到的,狰狞的笑容。

 

3

 

  强烈的淡黄色灯光从天花板的四处直直打下,将昏暗密闭的狭小房间照亮。

 

  一片漆黑之中,只有那灯光照耀下的八角形巨大铁笼格外醒目。

 

  虽然是这么说,但也并不是完全找不到路。——事实上,在健次打开大门后,他面前的阶梯两边直到擂台前方,都有镶着类似电影院里使用的那类淡紫色的微弱灯光用来指路。

 

  健次挠着后脑勺,不由得紧张起来了。尽管被那名青年蒙着眼睛带到这里之后,他就隐约意识到这里并不寻常,没想到居然是要做这种事的地方。

 

  “但是啊,”健次紧握起拳头,“现在也没退路了啊。”

 

  刚才脑子一发热,没看清楚内容就与青年签下了合同。回过神来也只能由他们说的做,而且说到底,一般来说世上会有人认真的从头阅览合同内容么。

 

  不过,虽说是有些紧张,而健次并没有感到后悔。

 

  按照那青年所说,若是能在这里胜出比赛,自己便能拿到那笔巨额赏金。到那时候,家里人和学校的那些混账,也不会瞧不起自己了吧。

 

  “好!”在脑海中盘算着如何挥霍之后到手的赏金,健次朝着擂台上大步走去。

 

  迈入巨大的铁笼之中,健次才发现,这里早已有了先客。

 

  “呀,你好啊。”倚靠在铁笼边上,对面那名相貌清秀的白发少年彬彬有礼的朝着健次打着招呼,“我的名字是速水佑,18岁,你呢?”

 

  “切……荻原,健次。”对于白发少年没有紧张感的举措,健次感受到了一丝不悦。不过就算是这样,报上姓名也是规定的一环。为了能顺利拿到奖金,健次也只是一脸不爽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哦……”佑的视线开始在健次身上游走,打量着他的周身。

 

  因为作为黑方出赛,健次在更衣室里挑选的是黑底红边的短裤,护手和护踝则也是配色相同的成套装备。尽管半裸着上身面对陌生人,对于健次来说还是有些难为情的体验,好在对方也是年纪相仿的同龄人,害羞的情感也并不会那么强烈了。

 

  而对于作为白方出赛的佑来说,格斗友谊赛的经历也是曾有过那么几次,所以在穿上以白底蓝边为基调的格斗装备时,相较起健次,他也并没有感到任何的害羞。倒不如说,还因为预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而有些兴奋。

 

  对于这样的佑,健次咂了下舌,远远地伸出食指,直指着他:“我可不管你是哪路货色,但是啊,最后会赢的一定是老子!”

 

  身为街区附近多少有些名气的不良少年,健次在干架这方面也是有着相当的自信。至少这么打量着眼前的佑,健次也只是觉得他是个值得提防的对象,而并不觉得自己会败在他的手下。

 

  “是吗。”而对于健次很有气势的宣言,佑却依然保持着不变的微笑,仿佛全然不在意这些。

 

  身为实业家的独生子,佑也自然也学过一些防身术。空手道,泰拳,巴西柔术,乃至合气道,虽也称不上是精通,却也有在一般竞赛中取得出类拔萃的名次的实力。尽管,在佑眼中的健次,只是令自己垂涎的猎物。

 

  现在,宣告对决开始的钟声虽仍未响起,但是两人互相投出的视线已经透露出明显的灼热斗志。

 

  只是,现在这两名少年还不曾知晓,等待着他们的,并不是一场单纯的擂台比试。

 

 

 to be continue

 

 

人物档案

荻原健次 17岁 

 

拥有着凶狠眼神的红发少年。

习惯在街头打架的不良高中生,性情暴躁。

因为喜好泡在游戏机厅里而缺钱。

 

 

速水佑 18岁

 

眼神温和俊朗的白发少年。

表面好人的富家子弟,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喜欢压迫别人,以作践他人的尊严为乐。

 

 

Description: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