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Hiccears.com [We are currently in Beta].
We are working hard to provide you with a safer and better service. If you experience any errors or have any problems, please feel free to contact us.
We are currently working hard to improve the server structure. Any news update can be found on our twitter and tumblr. Thank you.

We are happy to announce that we have a new payment method for H-coin top-up: Payza. In compliance with EU regulation, we are required to place age disclaimer on our website.

For users with Canadian Dollar and Japanese Yen as your main currencies, your account will be changed to US Dollar as main currency. Your remaining H-coins will be converted to USD H-coin based on its value. The rates is the following:
1 H-coin-CAD = 1.2 H-coin-USD
1 H-coin-JPY = 1.1 H-coin-USD
This conversion should not effect your ability to Top-up H-coin since Payza is a global payment system. If you are a content creator, any future withdraws will be calculated based on USD and will be sent to you via Payza.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us.

We understand the troubles with Payza top-up and we are working with another payment processor to give you a better, safer and easier way for you to top-up Hcoins. Hopefully it will be available next month.
Thank you so much for your patients and support!.

Our site currently not support 3D generated art-work.

Tags
青木原奇谭01 2016-10-09 11:28:19 
  • 1035 Views
  • 3 Favourites
  • 0 sponsors

第一话 夜游的少年

    夜风从派出所敞开的门口吹了进来,坐在门边的申武不自觉的打了个寒碜。

    “坐太久了吗?还是说……”头昏脑胀的丢开手里那本从同事那借来的灵异小说,山口申武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再低头一看手表已经是午夜十二点了。“该巡逻了啊,活动一下也好。”他打着哈欠走出派出所门口推出停放在旁边的自行车,翻身骑了上去开始了今晚的夜巡。

    这座地处偏僻的小镇居民本就不多,在这午夜时分更显得一片死寂,沿途的路灯稀疏的照亮了道路,除了偶尔一盏灯因为老化伴着杂音闪动两下以外就只有脚下自行车转动发出的轻微机械音了。一个星期前,现年18岁的新人警察山口申武从东京都警视厅调来这位于富士山麓的小镇天目町。虽然文件上说明是为了增强警力以应对附近青木原树海越发泛滥的自杀事件,但各种个样的传言早在同事之间传开了,不少人人说是因为申武野猪一样不懂变通的莽撞性格得罪了某位警部而被调去那种会闹鬼的乡下,更有人说对方就是希望申武哪天一头撞进那有去无回的树海就此消失在里面。当这些传言流到申武那里时他却回以一个爽朗的笑容:“本来也该有人去阻止那些轻生的糊涂虫,不管在哪里都能胜任才称得上是好汉啊。” 在一群同事们摇头叹息之际,他便整理好随身物品只身赴任了。

    “没错,非得抓住那些自杀者好好教育他们珍惜生命不可。”巡逻中的申武自言自语的说着,不觉中他已绕着天目町里外转了快一整圈,转过在接下来的路口就能结束这次夜巡了。自背后突然刮来的一阵风让申武暗自抱怨今晚出巡穿得有些单薄,天目町渗人的夜风他莫名的联想到之前一位好事的同事在树海搜察时收集的那些死状奇惨的自杀者照片。

    “难道真是什么恶灵在作祟?”申武赶紧甩甩脑袋抛掉这些他不愿去相信的怪谈,而就在他抬头看路时前方路口突然闪过的一个人影差点没让他从车上摔下来。

    人影的步伐矫捷说明不是夜归的醉汉,大半夜的在这乡下小镇游窜实在可疑。很快恢复了镇静的申武带着这个想法踏着自行车追了上去。冲到下一个十字路口时顺着刚才人影闪过的方向向左一拐,申武看到一个个头不高的身形正拐入了下一个岔路。于是申武猛踩自行车再次赶向下一个路口,而就在他甩尾准备驶入岔路时却发现那是一条没有路灯的死胡同,正想用车把上的手电照过去时脚下有什么东西绊住了车轮,还没来得及喊什么申武便连人带车向前摔在了地上。

    “嘿嘿,在夜里乱逛的家伙会被第一只镰鼬给绊倒哦。”天旋地转的时刻申武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这么说笑着。

    被摔得稀里糊涂的申武赶紧翻身爬起来拿着起手电四处查找,死胡同里只有干干净净的三面墙壁,而四周除了背后嗖嗖刮过的夜风让他再次喊冷以外再没有任何的动静。

    “莫非是我看花了?摔倒时好像听见有小孩说话来的……”四下查看无果的申武只得推着自行车回到了派出所,想想刚才的情形确实古怪,但抱头苦思了一整晚也没得出一个结论。

    就这样申武糊里糊涂的在派出所守到了天亮,与前来换班的同事交接之后回到家。一觉醒来之后看看表已经是下午,打着哈欠起身后翻了翻冰箱和储物柜。面包没有了,连泡面也没有了。

    “难得的休息日,自己煮点东西来吃吧。”在洗脸时申武突然有了这个念头,便穿着便装出门去便利店买了些材料。正好是小学的放学时间,街上看到三三两两的孩子背着双肩书包走在路上,看着这些无忧无虑的小家伙们,申武不禁感叹即便在这种以自杀圣地闻名的树海周围也还是有着这么多天真烂漫的小生命在茁壮成长。

    “只要好好活着什么事都能解决的……”申武自言自语的走着,冷不妨脚下触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是只身形细小的麻黄色雪貂不知什么时候趴到了自己脚背上,这个小家伙并不怕人,沿着自己的脚背一路嗅着,最后踮起前脚抬起头来一样用它那双红色的大眼睛看着申武,那样子甚是可爱。

    “松茸,你在干嘛,快回来。”一个身穿短裤的胖小子嚼着手里的炸肉饼从旁边走来,从那一身深蓝色的长袖短裤水兵服和双肩书包看来应该是刚放学的小学生。那名叫松茸的雪貂又望了望申武,还是扭头冲那孩子跑去,纵身一跃够着了他书包的背带,像在爬树一样轻车熟路的绕了一圈后从那孩子的脑后探出头来四处张望。

    “很可爱啊,它是你的宠物吗?”申武不自觉的笑了抬头看着那迎面走来的孩子。

    “它平时很怕生的的,”胖小子掰了一小块肉饼喂给肩头上的雪貂,然后冲申武露出了调皮的笑容:“一定是你呆头呆脑的样子让它觉得没有威胁性吧。”

    “呆……”申武苦笑一阵却又想不到辩驳的话,而这孩子一眼看到了申武手上提的购物袋。

    “真好啊,晚餐打算吃白菜锅吗?”胖小子咕噜一声将最后一口炸肉饼咽下。

    “你怎么知道?”

    “看你提的材料就明白啦,我可是美食家啊。”胖小子说着挺了挺自己饱满的胸脯,显示出满脸的自豪。

    看着他那自得的样子,申武不禁笑了出来:“有趣的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笨~蛋~,”胖小子快步跑开还不忘回头冲申武吐舌做了个鬼脸:“谁会把名字随便随便告诉你个笨警察啊。”

    “真是的,刚说他可爱呢……”申武挠着头回到了公寓,提着买好的材料兴冲冲的跑进厨房准备煮菜时才发现待洗的餐具已经堆积得不像样了。无奈之下申武只得苦笑着将食材先放到一边而先把那些盘子给洗掉,清理洗槽之余索性也将堆满杂物的房间一并做了个大扫除,就这么一直忙到了日落时分才将要丢的垃圾分类装好,同时申武已经饿的肚子咕咕直叫了。

    “好在门外就有垃圾箱。”一心想着要赶紧收工做饭的申武提着东西开门出了房间。早春时候的日照时间还不是很长,现在恰好正是日落而路灯还未开启的时刻,夕阳的余辉让天空罩上了一层黯淡红色的同时也在每栋建筑物的背面拉出了深邃幽长的阴影,眼前这个场景让申武一下子想起昨晚那本灵异小说里对“逢魔之刻”的描述文字。

    “啧,怎么最近总是想到这些东西……”又一次感到后颈发凉的申武有些心急的将两包垃圾分别放进对应了垃圾箱,确认了没有东西撒漏之后扣上了预防乌鸦的铁网,而就在他转身回屋的那一刻,背对着夕阳的申武确实的看到了什么东西不对劲——即便是被拉长了,那个映在墙上的枯瘦影子怎么看也都不是自己的轮廓。

    惊退了一步的申武试图冷静下来,一边暗自告诉自己别大惊小怪,但环视空荡荡的四周,除了细长的路灯以外身边已不可能还有什么东西会和自己的影子重叠。想到这里申武的身体不自主的绷紧颤抖起来,这不单是他感觉自己看到墙上的影子正不安分的向着自己在比划什么,更因为眼角旁似有似无的红色感官他感觉到自己视线之外一种不知是何物的东西正盯着自己——正在逼近!申武确定自己听到了身后那像是脚步声的幽邃响动,昏暗之中眼角却能瞄到不明所以的红色光晕,但自己竟然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

    “搞错了吧,一定是……”一时之间被激出了一身冷汗的申武感觉自己都快崩溃了,但跟着也注意到虽然日落时分的光线非常昏暗,但这天也还不算完全黑下来。

    「鬼怪的故事不都该发生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吗?……」努力无视掉墙上的怪影,捂着嘴深吸了一口气的申武似乎勉强的说服了自己。而就在他打算挪动身体回屋时却听到身后猛兽一样的沉重呼吸声,还来不及惊叫,一阵带着金属质感的破空声紧跟着在身后响起。申武条件反射的向旁边侧步闪开的同时回身看去,一声闷响之后刚才立足的地面不知被什么钝器砸了个稀巴烂,而站在这旁边的却只是一个高及自己肩头的鲜红色模糊人形。

    “什么、这是……”申武一度以为是自己眼花了,揉过双眼再次看去。周围的景物虽然处于落日昏暗的环境中但物体轮廓依然算是清晰可辨,唯独那一团人形不单模糊不清甚至还有着若隐若现的幻视感。容不得多想,那团人形已和他拉近了距离。感觉有什么东西朝着自己猛的一挥,申武再次侧身躲闪,迎面挥来的那团漆黑沉重的物体擦着鼻梁掠过去的同时影像突然间变得清晰了起来——那是一条通体乌黑并打满钢钉的六角形金碎棒,就像桃太郎的故事里恶鬼的武器。申武猛的扭头再次看向刚才挥动金碎棒的红色人影时才看清了那家伙根本就是个非人的怪物——那个通体赤红的家伙痀偻着一副与人类似是而非的身子正呲着一口残缺不全的獠牙面目狰狞的反瞪着他,腰间裹着块满是污迹的破布,毛发稀疏的额头上长着一只恶鬼才有的独角。超出常理之外,却在意料之中,当一股冷汗从申武的脸旁滑落的时候他反而发出了干涩的笑声。

    “如果是噩梦的话、快点醒过来吧……”失魂的申武自言自语的说着,习惯性的想要擦掉脸上的冷汗时手臂上传来那近乎麻痹的剧痛提醒他这绝不是在做梦,低头看去才发现右手在刚才的回避动作中被铁棒擦到一下已经脱臼了。眼看那只恶鬼迈着那双罗圈怪腿追来时,原本对自己身手还有几分自信的申武在这种绝对不利的情况也做出逃命的选择,刚一转身却扯痛了手臂一个踉跄跌倒在地,忍着痛还来不及爬起来,那恶鬼已经再次逼了过来。虽然申武看不到自己背后的情况,恶鬼凶残又扭曲的杀气却已经浸透了他的背脊。听到带刺的铁棒划破空气伴着沉重的鸣响正往头上砸下来,申武顿时双脚没有了站起来的力气。

    会死?我会就这样死掉?

    申武觉得脑袋里嗡的一下,各种属于或不属于自己的念头一时间耳鸣似的在自己脑子里回荡。虽然事情来得很莫名其妙,但就眼前的情况来说似乎也只能闭上眼睛等死了。

    “冾!”

    一个耳熟的声音有如当头棒喝一样将申武从走马灯的回想中拉了回来,当他睁眼回头看时,那个原本杀气外泄且身形痀偻的恶鬼像是被什么东西捆住了似的挣扎颤抖着,身上不少地方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给勒紧。下午时见到的那个胖小子从院子外缓步走了出来,奇怪的是他现在换了一套不太合身的深色立领中学生制服,一双手以指缝夹住另一边手指的奇怪姿势扣在一起平放于胸前,略低着头却又抬起双眼瞪着那只恶鬼似乎是在对它集中注意力。

    “……手印吗?”申武无端的将眼前胖小子的手势正和之前看的灵异小说里讲的法术动作联系到一起。

    “咦?你个笨警察居然也知道这个?”胖小子颇意外的抬起头来看向申武,却被恶鬼看出破绽猛的将双手一挥,像是挣断束缚的绳子一样恢复了行动自由,于此同时胖小子紧扣的双手似乎被一股绝大的力量给强行分开,身体也随着这股冲击力而向后退了一步。

    恢复自由的恶鬼转身看到了方才捆住自己的人,发出一声凄厉的怪啸后舍了申武转而挥动铁棒向那胖小子扑了过去。

    “啧,松茸!”胖小子话音刚落,从他脚边的阴影中窜出了白天那只红眼雪貂的身形,白影闪过,突如其来的挂起一阵狂风将胖小子吹上了半空。恶鬼的铁棒再次落空砸向了地板,就在它抬头看去时,胖小子自空中头上脚下再次双手结印,一声断喝之后,恶鬼再次被无形的绳索束缚了起来。

    “松茸,趁现在!”

    红眼的雪貂从胖小子背后飞驰而出,白色细小的身体围着胖小子转了一圈,一股微风吹起托着他翻身飘落。同时雪貂自己迎风一晃变成了秋田犬的大小,两只前爪各自长出一双镰刀似的长爪向那恶鬼扑了下来。只见寒光一闪,半截握着铁棒的赤红手臂嚓的一声飞上了半空。

    “别让它给逃了,快追!”胖小子着陆时以手撑地松开了手印,恶鬼再次挣脱束缚后惨叫着夺路而逃,而雪貂灵巧的一纵,化作风驰电掣追了上去,镰刀似的爪子卷起狂风,那只恶鬼还没来得及惨叫便被利爪撕成了几大块,进而化为一团红色烟雾消失了。雪貂停在原地舔了舔爪子,又马上缩回原本的大小跑回了胖小子脚边熟练的爬上了他的肩膀。

    “好好,松茸很乖~”胖小子站起身子,就如白天那时一样摸了摸雪貂的头,转而坏笑着看向在一旁看傻的申武:“笨警察你没被吓到尿裤子吧?”

    “别老是笨警察笨警察的,我叫申武,巡察山口申武。”好不容易止住了哆嗦的申武踉跄站了起来,憋住气用力一掰将刚才脱臼的手腕复了位。

    “哦?意外的有武士风格呢。”胖小子脚步轻快的走到申武跟前:“我叫五十岚丰哦~白菜锅还没开始煮吧,让我蹭顿饭如何啊?”

    随着最后一缕阳光的落山,街上的路灯熙熙攘攘的亮了起来,胖小子单纯的笑容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治愈人心。

Description:

几年前挖的坑,试着把它填上,第一话算是绝对的健全向,但后面会涉及暴力、凶杀、东方神鬼、18禁以及同性、未成年等内容,阅览前请注意,喜欢并想要往后看的朋友们请打开你们相关的过滤词以免看不到后面的内容。封面暂时没有,以后可能会补上。

Comments
    • 2016-09-04 11:15:10
      Re: dch3214563268
      好的,谢谢~
    • 2016-09-03 18:21:18
      写的不错~阿隼加油哦~↖(^ω^)↗
    • 2016-09-04 05:27:50
      多谢绘绘捧场~